400-151-7557

大唐铁壶 >> 大唐铁壶学院 >> 名家名堂 >> 学院详情

专访日本人间国宝金工铸金世家:角谷铸金工房

时间:2018-08-08 来源:http://www.datangth.com

  撰文: 派克先生

  《人间国宝》 释义:

  日本非常重视文物保护,1955年通过依法对无形文化财产(如戏剧、音乐、工艺技术等)以及各类民俗文化尤其注重保护,每年由国家认定的"人间国宝"备受珍重。全日本现存"人间国宝"达114人。现仍健在的"人间国宝"中,迄今艺能表演部门占55人,而又以能、文乐、狂言、歌舞伎所谓"雅"者居多,其他则为陶艺、手工织染、铁工锻打等。

  人间国宝在工艺制作领域则是指那些得到该荣誉的"身怀绝技者"(艺人),他们都师传弟(子)承,沿袭宗名。更能反映并提高"身怀绝技者"的社会地位,甚至不仅仅是"技艺"得到承认,更多的是可以感到其本身具有的高尚人格。

 

  祖曾孙四代 一生铸壶

  铸金家: 角谷勇圭

  身 份: 铸造类人间国宝“角谷一圭”儿子,家学传人

  所在地: 大阪

 

  祖至曾孙四代,150年工匠精神传承

  初代 :角谷 巳之 ( 1869-1945)

  最初的角谷家是修建宫廷的木匠,明治18年左右,受到铸器魅力吸引,开始走向铸器师之路.主要擅长姥型铸造,除了茶釜之外也制作许多铁壶.且于大正14年的巴黎万国博览会中展出铁制烛台,博得好评.

  第二代 :角谷 一圭(1904-1999)

  从童年的开始,即帮忙父亲铸器制作,21岁于大阪府工艺展中展出之铁壶获奖,正式地开始热衷创作.之后,在日本传统工艺展获得高松宫总截奖 ,朝日新闻社赏得奖,昭和51年蒙赐动四等瑞财奖,53年日本国认定为"人间国宝".之后,昭和48年和平成5年两度制作伊势神宫式年迁宫御神宝镜.角谷和长野垤志、高橋敬典、第十三代鈴木盛久三位一起,是日本四位人間國寶。在铸造这个领域只有少数四人获得这个日本当地至高无上的荣誉头衔。出身于大阪的角谷一圭即为京都地区的铸物重要无形文化财保持者,其作品数量稀少,氣息最高。

  第三代: 角谷 勇圭

  作为继承人间国宝父亲遗志及技艺的角谷家传人,有幸能预约去他的工房近距离参观采访,短短的两三个小时,诸多实地取材,若非亲身经历,不能深入工匠精神内核。

  第四代: 角谷 嘉纪

  2001年东京艺术大学 铸金专科毕业 ,与父并肩铸金。

 

  名望 与 清贫

  作为国家推崇的师匠,在采访之前,想象之中是这样的画面:在一座高墙大院之中,众多弟子围拱,师匠本人并不轻易出手,主要指点弟子,穿过多层的门廊,等候助理请出方能见面……

  然后,如果你是冲着这样的排场而来,事实会让你“大跌眼镜”,或者“顿生失望”。在大阪近郊一处住宅区,紧挨路边无庭院的一栋不起眼的一户建,面积不到百平,与普通民家无异,要不是认真细看,甚至不会发现门牌“角谷铸金工房”,让业界赞叹的大师居然隐身于这块普通木头阴刻字后面。

  敲门通报进去,三十多岁的职人接待(角谷第四代)在门口对室内一览无遗,左边一间稍大的房子作为工作间,入门不到十平米的空间作为业务交流接待室。精瘦花白头发格子衬衫的老者从工作间出来,寒温而已,略带初次见面的生涩与拘谨,没有生意人的热情善于烘托气氛。在素布桌子边坐下,详细说明拍摄安排和沟通重点。环顾四壁,毫无装饰的摆放包裹仔细的完工交付的作品,以及相关业务文件和工具。井然有序。

 

  重器 与 陋室

  拍摄开始,终于可以满足好奇心,能近距离看大师的工房了,不到30平米的工作间,泥土地面,墙壁摆满了工具模子,集合了完整的铁壶铁釜制造的80多道工序全流程。就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诞生了一把把赞叹绝倒的铁釜铁壶。和修复了一把把稀少的顶级铁壶。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角谷勇圭粗略介绍了工房的各类工序:设计手稿,沙土的外模制作,浇铸炉子,压纹工具,中子铸模,打磨着色,提梁制作等……几乎堆到屋顶的上百个内外模子,历代相传和最新创作的图案和外形设计稿,各种钳子工具,染色颜料化学制剂,毛刷刻刀……在年复一年的时光的尘埃里,这些普通的工具,在大师专注的生涯中共同协作,创作了一件件的惊世杰作,置于华堂或博物馆之中令人摩挲赞赏,出现在重要的茶会场合。

 

  (做上品铁壶必不可少的砂铁矿石)

 

  时代 与 时间

  全球化的今天,大规模的机器生产甚至无人流水线已经把纯粹的手工挤到了边缘,这也是日本政府为什么保护和鼓励“技艺非凡”的匠人能安心勤于所长的初衷。角谷勇圭现场给我们示范几个工序,比如外模内胆的塑造,用一个二分之一的纵剖面的切片,以壶底为轴心反复旋转调试,刮除多余的部分,填补不饱满的部分,这样浑圆有力的壶体的整体造型才能饱满精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勇圭先生的手,可谓满目沧桑,几十年与沙土,铁矿石,高温接触。以满手的粗糙换来了器物的柔和光润,消耗了自己的年华了,创造了新的生命。

  另外一个刚完成铸造工序的铁釜,乍看没发现过多精彩之处,勇圭先生用砂纸打磨釜体,很快,几不可辨的松枝纹马上浮现出来了,立体的线条凹凸在光线下变得微妙动人,这也是手工制作的区隔之处,更加有温度感,更能反映作者的主观意志和审美习惯,乃至个人气力性格。一把铁壶一般要耗时四五个月才能最终完成,昂贵的时间,与昂贵的匠心,让器物充满魅力,一切杰出的事物一定有非凡的代价。

  当我们为美妙的纹理惊叹时,勇圭先生拿出夹在文件夹里面的一叠薄薄的和纸,上面绘有奔马,花鸟,芦苇,松枝,水纹等用笔简略却传神的图案,这也是角谷家世传的一些识别性的图案,同时,他也为我们示范了如何把纸上的图案在模具中还原复刻出来的全过程,几分钟的时间,看着他工作娴熟的动作,是一种美好的享受,这座陋室的工房由于他的匠心,开始在心中发出光亮。

 

  (铁壶,铁釜的瓶耳,直接仿生设计打磨制作)

 

  喧哗 与 寂寞

  当我们拍摄结束时,父子相承,话不多一直垂手站在一边的勇圭的儿子角谷嘉纪为我们备好了煎茶,作为第四代他的作品在传统家族风格的基础上有一些现代风格的突破,作品非常有新意又透出功底,洁白的从茶碗整齐的摆在那块灰色的桌布上,勇圭先生放下工具洗完手和我们坐下喝茶聊了从江户时代发端,南部铁器与京都铁壶的历史沿革,和现在大阪几乎只剩下他们一家还在坚持做……

  告辞离去的路上,脑海里浮现那座小小的工坊,渐行渐远淹没在高楼林立星罗棋布的大阪国际大都市之中,我们走后,想必父子的身影又在那待了数十年如一日的地方,继续专心致志的打磨手中的作品……一种难言的寂寞,你说是荒凉他也荒凉,你说是丰盛他也是丰盛……

  总之,希望,那份匠人之光,生生不息,以器物之美照亮人的心灵……

TAG关键词:
编辑:

精品推荐 更多>>

合作伙伴:日本传统工艺士会 南部铁器传统工艺士会

堂口支持:御釜屋 云色堂 田山铁瓶工房 铃木主善堂 铃木盛久工房 虎山工房 长文堂 荒井工房 平安松寿堂 菊地保寿堂 喜泉堂 畠春斋 般若铸造所 大渊银器 早川器物 银祥堂 

法律支持: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

总部地址:上海市黄浦区北京东路668号科技京城东楼17层

官方微信号
官方手机站